理论研究

情异则法有别—王立明

POST TIME:2017-12-19 12:32 READ
      中国的诗词绘画都讲究意境,诗由情起,画自境生。北宋郭熙的《林泉高致》第一次使用了“境界”一词,清初的    笪重光《画筌》继唐代王昌龄《诗格》之后,第一次在画论中谈到“意境”。总而观之,都是主张在对物象的描绘过程中表现作者的思想和意趣,借景抒情,笔随意动,达到“摅发人思”的目的。
      情与意是画家的灵魂,一幅画所能描绘的感性形象总是有限的,在意写无穷,情流不尽的笔墨幻化中,创造有意味的形式,才能诱发人们的联想,观“不尽之境”领会其“景外意”和“意外妙”!
意境的营造主要来自画家的心灵感受。在神奇的自然界中存在着万千物象,只有美好或发人深省的事物,才是我们心灵所向往的。不同的心灵体现着不同的生活理想和审美理想。“情异则法有别”不同的审美取向创造出不同的绘画面貌。在我的绘画创作中,总希望去直取与心灵相通的那种美好与神秘的感觉。这种感悟或许存在于山脊与原野中;或许在漂浮不定的云雾里;萧条的杂树、裸露的岩石;一花一草;一虫一鸟;一片说不清的颜色;一条来路不明的溪流,都有可能把我引入无限的遐想中,从而激发创作的冲动。心有所感,情有所钟,笔底便会发出独具个性的语言符号。我不太赞同大而全的技法,总喜欢在传统技法与自然造化中挑挑拣拣,在有意无意,不即不离中,找寻胸中意,笔中法。
      “有此世界,必不可无此传奇”。当每个画者都去用心体会,用情描绘时,我们就会发现世界有多么的博大,人们的关注方式有多么的不同,绘画的表现形式是那么的千差万别。在自我构筑的艺术空间中,我们尽可以得意忘形,一笔一墨中,我们体味着创造的快感,正所谓“得意不必人知”!
      当我们把作品奉献给观众的时候,我们的心灵必将感受到无限的快意,因为我们在诚实地创作。尽管诚实地创作也不可能尽如人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