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论研究

随笔—张晓波

POST TIME:2017-12-19 12:31 READ
      每当我走进太行深处,投入大山的怀抱,就实实在在感觉到了一种被压抑了的潜在的冲动,和山里人近距离接触,看他们的脸膛酷似仓孔斑斑的太行山,那缠绕着条条青筋的双手像铁嵌一样坚强有力,整个身躯像千年风化的岩石一般坚毅,斑驳的皱纹记录着岁月的痕迹与沧桑,他们和山融为一体,有着山一样的品格和胸怀,自然的朴素的生命与美尽在其中。
      我从小就生长在农村,在我的记忆深处,故乡实在就是一个乐园,随着岁月的流逝,对故乡的眷恋之情愈发挥之不去,这或许就是我愿意亲近大山的缘故吧,即使不去画画,只要闻到他的气息,就会让我内心踏实许多。